他倒很狡猾

2016-11-12 10:01

小声点,爸妈就在隔壁。我很无语,这什么家庭。所谓的和睦,实质如此不堪

我,动了你的钱。什么,你怎么知道密码?生日日期,我猜的。我在冒冷汗:那是我的嫁妆,你怎能随便挪用?你到底买了什么?用了多少钱?大半夜,我总不能冲出去找柜员机。几千。买了什么?我这只金桃,也几千。老爸建议,我给妈买套情趣内衣。晕倒,原来这样!

嫁出去的女儿,如同泼出去的水。我是绝对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陈家虽不富裕但家庭和睦。我喜欢那种氛围,公公婆婆的感情好得不得了。我时常感慨:清泉,我们老的时候也能这样相亲相爱吗?他确定的说:会。抱着他,我流出幸福的眼泪。抽屉躺着一张银行卡,里面是我的全部嫁妆。

我将礼物双手献上,婆婆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刚才清泉送过大礼了,你怎么还有一份呢?我望了望陈清泉,他继续的默不作声。都是心意,祝婆婆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随后,我坐在陈清泉的旁边。偷偷问:你哪来的钱,买了什么给婆婆?他支支吾吾:回去再说。席间,我一直纳闷。

我,动了你的钱。什么,你怎么知道密码?生日日期,我猜的。我在冒冷汗:那是我的嫁妆,你怎能随便挪用?你到底买了什么?老爸建议,我给妈买套情趣内衣。晕倒,原来这样!

不是婆婆口快,我就被蒙在鼓里了。陈清泉,这件事你必须说清楚。他倒很狡猾,回家之后先在客厅看电视。然后磨磨蹭蹭的洗澡、洗衣服,最后才磨磨蹭蹭的进屋、上床。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还有哪里逃?你可以说了吧?他的反常现象,引起我的莫大怀疑。我不好奇,只想知道事情真相。

别人都说:张小倩嫁给陈清泉,那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我根本不介意,爱情具有超越一切的神奇力量。父母害怕我到了夫家受苦,准备了丰厚的嫁妆。天南地北的,他们总担心我会吃不好、睡不安。安慰着说: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母亲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他会好好照顾你,我才放心啊。

我也忙,出差外地。陈清泉提醒着:那天要赶回来。好吧,好吧。为着讨好老人家,我买了一只纯金寿桃。既好看,又保值。老人家喜欢意头,而且这些摆着也特别贵气。陈清泉笑得见牙齿不见眼睛:还是我的老婆考虑周到。在酒席开始之前,我终于风尘仆仆赶回。酒家吃饭,热闹、喜气洋洋。

再过几天,就是婆婆五十岁大寿。可我们怎么都高兴不起来,陈清泉再次失业。他弄坏了工厂的机器,赚来的钱还不够赔偿。陈清泉委屈的告诉我:本来都有故障的,我只是手气不好。怎么说,总要有人背黑锅。接下来的时间,陈清泉在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城市奔走。依然,找不到合适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