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经常一个人呆着

2017-05-16 16:21

现场雪老师讲得最多的还是爱情,她认为最美的爱情是三个字:在一起。爱情终归还是短暂的,维系爱情到最后是情,情比爱重要,就如同梁思成和林徽因一样。她对梁思成,林徽因夫妇的爱情进行了另类解读让人印象深刻。梁对林虽不比徐志摩浪漫缠绵,不比金岳霖矢志不渝,但也只有他才是最适合陪林徽因度过这平凡的岁月的。在她看来他们的爱情是令人敬畏的,他们的格局超越了风花雪月的爱情,他们同甘共苦,千山万水,对祖国怀有一片真诚的赤子之心。

小记:您说您是孤独寂寞的,是不是只有内心孤独寂寞的作家才能写出好的文章,在心境,您认为什么是最好的状态?是孤独吗?

小记:您是特别爱好旅游的是吗,您喜欢去什么地方呀,是幽静古典还是热闹喧嚣的?生活中您还有别的喜欢的事物吗?

这就是雪小禅,在生活中灿烂而又热烈的活着的雪小禅。正如她说的:真正的生活是支离破碎的,但你不能不堪一击,你必须精彩的活下去。

雪老师的讲座主要囊括了两个方面:爱情和生活,演讲主题以小见到,字字珠玑,幽默风趣,极具雪氏风格。让我们看到了两个雪小禅:生活中热烈的她和写作中寂寞的她。演讲一开始时雪老师就被现场火热的气氛所感动,倾情献上了一段名曲,惊艳全场,赢得同学们掌声如潮。

小记:您这次讲座的名字叫做《最好的时光》,认为您生命中哪一段时光是最美好的?

雪老师的这场讲座真的可以说是座无虚席,不少同学都是站着听完整场讲座的。还有很多读者是从吉林,大连,河北以及北京等地外地赶来的。以前不知道雪小禅为什么有这么多书迷,但是这次演讲发生在后台的小插曲让我似乎找到了答案。【当时演讲还未开始,雪老师正在后台休息,可是当她听闻自己许多读者应没票进不了会场时,立即要求助理与保安协商,一定要让自己的粉丝进来。】

雪老师:恩,是的。我认为孤独是一种很好的状态,我经常一个人呆着,什么也不做,就发呆,很多文章就是在那时候想出来的。所以很多读者看我的文字会有一种淡淡的寂寞忧伤的感觉。

雪老师;它总分是二十四分,我只得了十一分。对这个现象,我只有说:别考了。好多读者看到我后都说雪老师,我们恨您,您害得我们好苦(笑……)

小记:高中时有一篇阅读理解是您的文章《风中的鸟巢》,您说自己做时只得了不到一半的分数,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同时她也表达了对沈从文的仰慕之情,沈从文对待爱情如飞蛾扑火般的义无反顾让她感动。她说:爱情是分阶段的,人永远不会只爱一个人,就如同树上旧的叶子落下来时新的叶子就长出来了一样。爱有很多次,你永远不知道哪一次是最后一次。当被同学们问道她是否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时,她回答:有,但我不会告诉你。有些秘密一定要守口如瓶,一定要带到棺材里去,否则你的棺材会变薄……

著名作家雪小禅女士于2014年6月6日,在我校汉卿会堂开讲----最好的时光。

初见雪老师,激动不已,斗胆请求了一个拥抱,雪老师干脆地说了声“来吧”,着实喜出望外。70后的雪老师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穿着一身出自大师之手的湖蓝色长旗袍,有一种说不出的温和优雅。作为九零后的小记曾也是雪老师的忠实读者,在讲座开始前慕名采访她,没想到她爽快地答应了。

雪老师:都喜欢,只要好玩儿有好吃的地方就行(笑),我就喜欢好玩儿的地方。我是一个很会生活的人,比如我还喜欢做饭,设计,种花草,书法,和绘画。

小记:雪老师,您好!您来东大两次了,对东大有什么特别的印象吗?

雪老师:每一段。每一段时光都有它独特的地方,这就得看你怎么过。

雪老师是一个生性浪漫的人,她喜欢那种揣着一两百块钱就能上路的生活,她憧憬着无数说走就走的旅行。她的行为在别人看来或许不能理解,可那又怎么样呢?她就是雪小禅,独一无二的雪小禅,她不需要别人评判,她就是那种有了有梦想就要去寻找的女子,不管它是天马行空亦或者是海市蜃楼,她就是那种为了听一场二人转专门从河北跑到辽宁的人。现场她还向同学们讲述了她与闺蜜游玩全国的趣事,让大家都看到了与平日里不一样的雪小禅,你能想象出坐在拖拉机上游青海湖和就算腿上受伤流着血也坚持要去看二人转的她吗?

雪老师:今天下午我在东大溜达了一圈。可能是因为你们学校是工科院校的原因,东大让我有一种紧张感,文学气息不是那么强烈。但是东大有三位我特别喜欢敬佩的人:张学良,梁思成和林徽因,光是冲着他们我也要来东大(笑)。我觉得现在的东大依旧保留了他们那时的气息,我很喜欢东大保留的那些老建筑,这很好,所以你们是幸运的。

雪老师:我认为我跟她们不是同时代的,我是70后(笑)。我也看过安妮宝贝写的书,我觉得我们的风格还是有所不同的。安妮是清淡,而我是带有一种热烈的气息。就如同我生活中是一个热烈的人一样。我的文章具有一种独特性,我喜欢这种独特性。我喜欢小众的东西,别人都喜欢的事物我反而不会喜欢。

小记:您是如何看待同时代其他作家的作品,比如在百度上搜索您的名字时,旁边的相关人物有安妮宝贝,叶倾城等。您是否读过她们的作品呢,是否有一种知音的感觉?